栏目分类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>新闻详情
分节阅读_1_催眠 - 书包网手机版
作者:18bet-18bet体育app-18bet官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4 20:57:43    来源:18bet-18bet体育app-18bet官网    浏览:4
  

  「阿...阿喔......恩......恩......我...我快不行了,阿阿阿阿......」一把男生的淫聲從房間內不斷傳出,很顯然的這個男生正在享受......或是被強迫高潮。

  房間內有3個人,一個男人赤裸著下半身坐在房間唯一的床上,發出呻吟的男生此刻正坐在男人的大腿之間,的身軀正在不斷上下擺動著。他的小穴正把男人的陽具整根沒入,肛門正因一次次的高潮而收縮緊夾著男人的陽具。

  「喔喔~他又高潮惹耶~想不到他能聽話到一直高潮,一定很緊很舒服吧,哥哥?」一個站在床邊像在觀賞G片一般的男子向床上的男人說道。

  那個被人幹著的男生叫羅偉鋒,大家都以阿鋒叫他。正在幹著阿鋒的男人叫梁啟仁,而站在床邊的是梁啟平,2個人是親生兄弟,阿鋒則是和他們一起長大的好朋友。3個人一直玩在一起,連唸書也是3個人同校,就連上了高中也是在同一個學校。

  由國中開始,阿鋒參加了籃球隊和游泳隊,不但長高了,也曬成了一身健康的膚色,而且身材變得相當的結實,更練成了六塊腹肌。啟仁和啟平見阿鋒變得愈來愈有男人的味道,開始迷上了阿鋒,而阿鋒更成為兄弟二人的打槍對象,當然阿鋒一直不知道。雖然啟仁和啟平很想幹阿鋒,但礙於他父母的關係,所以也不敢硬上。

  就在他們高2升高3暑假的最後一個星期,啟仁和啟平偶然在一本催眠書上發現了一個深度催眠術,書上寫只要催眠成功,就能把被催眠者從淺意識催眠,變成一個百依百順,什麼都聽的人。兄弟倆在隔天立刻把阿鋒找來家裡當試驗品。

  兄弟倆完全照著書本上教的去做,可憐的阿鋒還不知自己將成為實驗品,乖乖聽從兄弟倆的話,坐在椅子上,任2兄弟擺佈。

  啟仁拿出一個小鏡子做成的墜子,放到阿鋒的眼前,並要阿鋒盯著看。阿鋒在鏡子裡看見自己的眼睛,然後啟仁把鏡子慢慢擺動起來,阿鋒的眼神也隨著鏡子飄動,接著意識越來越模糊,只隱約知道啟仁重複說惹幾句話,接下來的事他全都記不得了。

  催眠意外的成功!兩兄弟興奮不已。當啟仁拍了一個掌,阿鋒才驚醒過來。他疑惑的看著兩兄弟,不知道他們2個在搞什麼鬼。

  不管啟仁說什麼指令,阿鋒全都做了出來,阿鋒感覺自己的身體像不受控制般的跟著啟仁所說的動作做。此時阿鋒感覺到不妙了......

  那一晚他們把累積多年的獸慾一口氣全發洩在阿鋒身上,阿鋒被他們幹得整整2天合不起大腿,而且啟仁還下命令要阿鋒不能告訴任何人,還要隨傳隨到。阿鋒完完全全變成了他們的性奴隸。

  一個禮拜以來,兄弟倆每天都把阿鋒叫到家裡輪姦,可憐的阿鋒連吃便當都得被一邊幹一邊吃。這天啟仁突發奇想,對阿鋒下了一個命令。

  「我們幹你的時候,你要一直高潮!」結果阿鋒在接下來的輪姦之中,竟然真的不斷地高潮,啟仁隨意的菗揷,都能把他推向頂峰,高潮時肛門不斷的收縮,也讓啟仁爽到極點。

  「阿......不要,等等......等等阿......啟仁、我...我不......不行了......喔阿阿阿~」顯然地,阿鋒又到達了高潮。不久,他的老二便射出了一道道的精華。

  「啊...啊......啊啊......阿......阿阿阿......」這時阿鋒感覺到一股火熱的液體噴向身體深處,他被射得意識恍惚,躺在床上喘息。但啟平似乎不給他喘息的機會,上了床,把阿鋒的雙腿分開,放在自己的肩上,肉木奉噗滋一聲,就馬上挺入被米青.液浸濡的小穴裡。

  「等...等等......啟平......不要阿,讓...讓我休息一下......恩喔......」意識到啟平的插入,阿鋒驚慌地伸手想推開啟平,然而無力的雙手無法阻止啟平的獸慾。啟平又在阿鋒體內菗揷惹起來。幾乎不受控制地,阿鋒在很短的時間又再次被頂上了高峰。

  「阿阿......恩...嗯......停...停阿~拜託......又...又要了......阿阿阿~~」在阿鋒高潮的同一時間,肛門又開始劇烈的收縮,將啟平的陰莖緊緊包著。

  此時阿鋒的雙眼開始無神了,每一次的高潮都帶去他大量的體力,啟平沉浸在阿鋒的收縮,而啟仁看到了阿鋒的異狀,不過他並沒有阻止啟平繼續幹,他想知道阿鋒的極限到哪。

  阿鋒已經意識模糊了,他現在只能發出阿阿阿的無意義的呻吟,而在這一次的高潮,阿鋒發出一聲阿~~~的叫聲、馬眼再度噴出稀稀的奶白色液體,就閉上了眼睛。啟仁知道阿鋒已經體力不支暈倒了,可是啟平卻還是奮力的菗揷著。啟仁本想阻止啟平繼續幹下去,隨即又想知道暈迷中的阿鋒會不會高潮,也就任由啟平繼續搞。

  沒多久,本來只能發出喘息聲的阿鋒突然又發出了一陣呻吟,全身又開始抖震,眼睛無力的張了開來,顯然地阿鋒又要高潮了。

  「阿......嗚ㄣ......嗚.........」阿鋒在發出這樣無力的淫叫後,又暈了過去。之後阿鋒不斷的因高潮而醒來,又因高潮而暈迷,啟仁知道在這樣幹下去,他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,正想阻止啟平,只見啟平在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後,就把肉木奉拔了出來,一股白稠的液體也從阿鋒的小穴裡緩緩流了出來。